联系电话:136-1426-3003

您所在的位置: 企业法律服务 >法律产品

团队介绍

王慧律师 专注于民商事诉讼案件的专业律师,中国政法大学民商法研究生,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大连市律协民商法委员会委员,大连市律协公司法委员会委员;本人代理过数百件民商事诉讼案件,具有丰富的诉讼经验,认真负责,业务精湛,曾...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王慧律师

手机号码:13614263003

邮箱地址:13614263003@163.com

执业证号:12102201311927925

执业律所:辽宁双护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辽宁省大连市沙河口区西安路90号广荣大厦1601

法律产品

2017年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八个裁判观点

一、营业执照中的经营范围包含砌筑作业的不能认定公司具备施工企业资质【大连通鼎冶金设备修造厂与大连城港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李永千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7)辽02民终2030号)】

Ø  中院观点:案涉《土建工程协议》违反有关建筑施工企业资质的强制性法律规定,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案涉《土建工程协议》应为无效。一审法院以城港公司营业执照中的经营范围包含砌筑作业为由认定城港公司具备施工企业资质有误,本院予以纠正。

二、实际施工人对案涉工程款享有优先受偿权【曲更辉与大连龙腾温泉有限公司、大连龙馨温泉宾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7)辽02民终8292号)】

Ø  中院观点:实际施工人曲更辉作为自然人,不具备建筑企业施工资质,其与龙馨宾馆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因此应属无效合同,但双方已经形成了事实上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法律关系,这也是一审判决龙腾公司向曲更辉支付工程欠款的法律基础。现有法律法规并未明确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时,不保护承包方的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一审判决以案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认定保护承包方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没有法定基础而不予支持,没有法律依据,本院应予纠正。

三、发包方支付工程款即视为对施工工程进行竣工验收【于涛、大连博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刘德刚、大连中安建筑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7)辽02民终7394号)】

Ø  中院观点:被告博源公司作为工程的承包人已对原告所施工工程接收且庭审中被告博源公司称已将工程款支付被告刘德刚,应视为被告博源公司对原告所施工的工程进行竣工验收。

四、合同约定“银行当期贷款利息”属于约定不明确【连东辰建设有限公司与大连天鹿重工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2014)大民二初字第00168号)】

Ø  中院观点:"当期贷款利息"中的"当期"仍属于约定不明,如上所述,参照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没有约定的标准处理,故应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

 

五、工程合法分包人原则上不能突破合同的相对性直接向发包人主张权利【连市旅顺口区铁山街道办事处与大连中鼎市政建设有限公司、大连中港旅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7)辽02民终7157号)】

Ø  中院观点:中鼎市政公司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突破合同相对性向旅顺铁山街道主张权利。实际施工人提起索要工程款的诉讼,原则上应当适用第一款规定,以不突破合同相对性为法律适用的基本原则;第二款是突破合同相对性的特别规定,是为了有利地保护农民工利益所作的规定,保护的是提供劳务作业的实际施工人。第二款的适用条件从实际施工人的人员构成看,在施工现场实际从事施工作业的人员应多为农民工,农民工工资或劳务报酬在工程款中的占比很高,多为农民工的基本生活保障费用。而本案中,并不具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的适用条件。因此,中鼎市政公司主张旅顺铁山街道对案涉工程款承担连带责任没有依据。

 

六、工程未决算发包人需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连带给付责任【大连市普兰店区档案局与高建平、大连三川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朱艳昌、刘春林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民事判决书((2017)辽02民再8号)】

Ø  中院观点:发包人档案局应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高建平承担责任。本案中,档案局虽主张其向三川公司支付了案涉整体工程的工程152690000元,但因案涉整体工程并没有决算,档案局并不能证明其尚不欠付工程款,故档案局仍需在欠付工程款的范围内承担连带给付责任。

 

七、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其具体条款对双方当事人没有法律约束力【鹏拓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沈阳市于洪区金鹏腾飞石材经销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7)辽02民终7151号)】

Ø  中院观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该条司法解释并不是承认无效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在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的情况下合同内容有效,而是确立了参照合同约定结算工程价款的折价补偿原则,只是规定参照合同结算条款计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具体体现。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仍应当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无效的合同或者被撤销的合同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双方当事人对《建筑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无效均无异议,那么,案涉《建筑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第24条中乙方的安全责任及义务中的第7项约定对双方当事人就没有法律约束力。

 

八、违法分包人再次转包,再转包者不认定为实际施工人【林长新与XX鹏、大连新兴海韵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7)辽02民终5803号)】

Ø  中院观点:XX鹏系违法分包合同的承包人,系上述司法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的实际施工人,可突破其与新兴建设公司之间的合同关系,向发包人新兴海韵公司主张权利。而XX鹏又将案涉6#楼的脚手架的搭设与拆除工程交由林长新施工,如上所述,林长新不符合司法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的实际施工人的含义,不应随意扩大该法条的适用范围,故其不能以实际施工人的名义向发包人新兴海韵公司主张权利。新兴建设公司作为总承包人,其与林长新之间无直接的合同关系,林长新向新兴建设公司主张权利无事实与法律依据,一审法院判决新兴建设公司在本案中不承担责任,亦无不当。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手机号码:13614263003

联系地址:辽宁省大连市沙河口区西安路90号广荣大厦1601

Copyright © 2017 www.dlhyl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